后疫情時代 包裝印刷業也要乘風破浪

來源:中國包裝網 | 發布時間:2020-07-28 | 瀏覽次數:1847

 【海倫印刷包裝,轉載至中國包裝網】2020年注定是不平凡的一年,這是全面建成小康和“十三五”規劃的收官之年,也是全國上下萬眾一心抗擊新冠肺炎疫情的一年。面對突如其來的疫情,中國經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巨大影響,包裝印刷業也面臨著全新的困難和挑戰。自新冠肺炎疫情全面爆發以來,在黨中央、國務院領導下,全國各族人民攜手共克時艱,印刷業全面開展深入學習貫徹習近平總書記關于疫情防控的系列重要講話指示精神,一邊認真落實疫情防控各項決策部署,一邊積極推進行業企業復工復產。當前,國內疫情已經基本得到控制,據工信部4月15日發布的消息顯示:中小企業的復工率已達到84%,但國外疫情的不明朗又給外貿企業致命一擊。

 
    針對此次疫情,中央及各地政府陸續出臺了相關扶持政策,為疫情防控和企業復工復產提供了便利,希望將疫情的影響最大程度地降低。國外疫情蔓延之后,又出臺了一系列的穩外貿政策措施,幫助企業排憂解難。盡管一季度我國GDP同比下降6.8%,但3月份主要經濟指標已呈回升勢頭,我國經濟長期向好的發展趨勢不會改變。
 
    總體下降,個別領域仍有突破
 
    作為印刷業占比最高的一個市場領域,包裝印刷廣泛服務于國民經濟和民生,如食品、日化、電子、煙酒、醫藥等領域,其發展不僅與下游服務領域的發展息息相關,同樣受到了造紙、機械制造等上游產業的壓制。
 
    《2018年全國新聞出版業基本情況》顯示,包裝裝潢印刷營業收入10686.45億元,增長5.05%,占整個印刷業總產值的77%;利潤總額637.09億元,降低0.16%,基本與往年持平。自疫情爆發以來,受全國經濟形勢影響,包裝印刷也受到了嚴重打擊,不僅要應對原材料成本瘋狂上漲、用工荒等長期存在的矛盾,還要想辦法應對防疫成本上漲、物流不暢、業務驟減、現金流壓力等突發困難。
 
    據國家統計局3月27日公布的數據顯示,2020年1月—2月,印刷和記錄媒介復制業規模以上企業(即年主營業務收入2000萬元及以上的工業法人單位)實現營業收入631.6億元,同比增長-29.1%;營業成本532.3億元,同比增長-29.1%;利潤總額16.5億元,同比增長-60.2%。可以看出,疫情對印刷企業的經營產生了重大的影響。但是疫情對某些產業領域的影響有限,從1月—2月的數據來看,在41個工業大類行業中,4個行業的利潤總額同比增長,包括煙草制品、有色金屬冶煉和壓延加工業、石油天然氣開采業、農副食品加工業,而與這四個產業相關的包裝印刷企業(如煙草包裝印刷企業)也實現了同比增長。當然這種情況只存在于某些特殊產業,但可見疫情于任何產業都是危機與機遇同在。
 
    直面壓力,適時轉型緊急止損
 
    疫情之下,一部分包裝印刷企業找準時機,迅速出擊,不僅保證了原有的生產秩序,還為抗擊疫情出資出力,這一方面得益于企業完善的資產配置,另一方面也與其積極采取的一系列轉型升級措施密不可分。如,行業龍頭企業長榮,中堅力量力嘉、山東碧海、力順源、文洪等紛紛開辟防疫產品生產線。除了在防疫物資生產方面的突破,也有企業在其他創新領域開展跨界嘗試,比如:裕同、美盈森,等等。
 
    企業的上述舉措,一來可為國家防疫出力;二來可開拓新的盈利渠道,緩解其自身的生存壓力。但要注意的是平衡疫情后,企業轉型前后各業務類型之間的關系。每一次轉型,都是企業面對行業變革的主動或被動選擇,只有立足主營核心業務,選用符合行業運行邏輯和未來發展趨勢的策略,才能最終實現華麗轉身,切忌一時投機,導致失敗。
 
    智能制造,在摸索中逐漸完善
 
    隨著“互聯網+”概念的提出和深化,智能化概念在各行各業被廣泛應用。在印刷行業,雅圖仕、龍利得、魯信天一等企業都早已在某一環節的智能化建設中探索出了適合自己的模式,然而相較其他行業的智能化程度,印刷業還有一定的差距。
 
    就目前的印刷行業來說,因各企業所服務的下游產業不同,導致市場需求模式不同、產品工藝不同,且由于各企業的管理基礎不同,故智能化程度自然也就不同。企業如何從標準化、模塊化、自動化、精益化四個層面推進“智能化”平臺的搭建,目前整個行業還處于摸索階段,沒有全流程的成功案例可以推廣。從不同的細分領域來看,主營業務為瓦楞紙箱的包裝印刷企業重視印刷、印后、物流這幾個環節的智能化建設;而主營業務為紙盒、禮品盒等的企業則更重視印前排產、質量管控、生產監控、物流跟蹤等環節,這都是由各企業的業務區別所造成的。
 
    新冠肺炎疫情爆發后,智能化建設顯得更加緊迫,印刷業未來的智能化升級之路將主要集中在以下環節:基于VR/AR等可視化技術的印前設計打樣等工業軟件的開發及應用;印前排產軟件與印刷生產平臺的聯動;印刷活件的數據收集及分析;印后各個工藝之間的模塊化柔性配置及靈活銜接;與設備制造企業聯合提升手工活件的自動化程度等。
 
    在智能化建設的道路上,企業應實際分析自身的產品類型、生產環節、管理運營方式、客戶服務等方面的特性,結合人工智能及大數據等新興技術,加大研發力度,降低企業運營成本,爭取政府資金扶持。
 
    綠色包裝材料,加緊研發大力推進
 
    綠色環保一直是印刷包裝行業的熱點,也是未來行業的發展方向之一,吉宏、裕同、界龍等企業很早便已布局環保包裝產品,走在了行業前列。2020年5月1日,新版《北京市生活垃圾管理條例》實施,被稱為新版“限塑令”,越來越規范的政策法規將給紙包裝印刷企業帶來新的機遇。
 
    未來包裝材料的研發創新主要體現在功能性、環保型、防偽性、RFID嵌入等方面。如,山東信川的全資子公司——安丘天利源新型材料有限公司,近年研發制造了多款可循環使用的綠色環保高分子材料梭流箱;IFCOSYSTEMS近日也宣布,與中國保利泰科集團(POLYTECGROUP)合作的工廠將主要生產服務于中國市場的可循環塑料周轉筐;國內市場陸續出現一批以稻殼或者甘蔗漿等食品原材料為主制成的紙漿模塑產品,這類產品不但環保可回收,還可自然降解;國際上也出現了聚乳酸薄膜、可食性薄膜等功能性材料。
 
    除此之外,行業內的設備制造、油墨、膠粘劑等企業共同推出的水性油墨、無溶劑復合等源頭控制治理技術,也越來越多地被廣泛應用。
 
    跨界經營,提升核心競爭力增強附加價值
 
    介于第二和第三產業之間的印刷業,既要服務下游產業,又要受制于上游產業,非常被動。除了加快關鍵產品研發,打造核心競爭力之外,有能力的企業還應該考慮如何從產業鏈附加值底端向上下游延伸,密切關注智能聯動、大數據融合應用平臺的搭建等方面的創新技術和應用。跨界經營于印刷圈來說已經不是新鮮事物,國內企業近年來的跨界主要集中在以下領域:裕同、勁嘉等包裝印刷企業紛紛開辟了基于AR技術的搭建平臺,大步邁進智能包裝領域,這一舉措無疑對增加客戶粘度、增加盈利點有著重要的作用;永發、界龍、美盈森等企業則看好紙漿模塑領域,并展開投資;國內的包裝設備龍頭企業長榮更是在機床加工、產業園投資、融資租賃等領域發力;上海翔港控股子公司上海瑾亭化妝品有限公司主營業務則是熱門的化妝品代工業。上述企業主要還是以客戶為中心開展關聯業務,而今年疫情下的眾多轉產防疫物資的企業,則是希望在危機中尋找機遇,避免突如其來的短期損失。
 
    數字印刷,為包裝企業帶來新思路
 
    近年來,網絡技術持續發展,使數字化在各行各業中的運用越來越廣泛。數字印刷技術因其流程簡單、適時可調,適用于個性化服務及短版訂單的特點,在包裝印刷業內引起了一定的關注度,但也因成本、色準、幅面等問題,長期以來,在包裝印刷領域的應用占比相對較低。
 
    近年來,惠普、柯尼卡美能達、柯達等公司的數字印刷設備在承印物、幅寬、速度等方面都有提升;數字印后領域的視高迪公司在國內市場的銷量相當可觀,國內印后設備制造企業天岑、科思等逐漸也開始重視這一領域,紛紛開始研發數字印后增效設備。
 
    隨著國內消費升級,90后、00后成為消費主體,他們的消費觀念將以“突出個性”“差異化”“高度依賴社交工具”“興趣為王”等為主,將來與這些消費習慣相關的產品也會越來越多,這給包裝印刷數字化提供了上升空間。
 
    2020年,印刷企業面臨的困難比往年更多,雖然一部分企業在前進的大浪中倒下了,但這一方面有利于產業集中度的加強,另一方面也能刺激關聯企業不斷摸索、成長。道路荊棘,唯匍匐前進方能走上陽關大道。【海倫印刷包裝,轉載至中國包裝網】
 
    (本文作者為中國印刷及設備器材工業協會包裝印刷分會秘書長)
 
 
打印本頁 || 關閉窗口
 上一篇:被免予環保行政處罰 年產值約4億的印刷廠上市有望
 下一篇:No news
富二代视频下载官网_富二代视频下载最新版_富二代污